vnninan

…………半吊子,三分钟热度,中二……

吾王小白美如画!欢迎回家

尘埃落定,吾王归来(玛丽苏,毁三观,慎点)

(这是梦100,K联动篇第二弹的产物,原因:30连小白没有回家,我已经没有石头了……当初抽尼洛20连,就已经在害怕小白会不够石头,30连没抽到,真的快崩溃了,大本命不回家,我还玩什么!这样的心态,心碎……所以……产物就是下面的文,玛丽苏,公主的后宫!看完还要继续的,请接下去……)



“小白!小白!”我疯狂地叫着跑出卧室。“公主!”小黑闻声跑了过来。“啧,又开始了!”伏见一副麻烦透了的表情也迈动脚步朝声源赶去。

 

“公主,你要去哪里啊?”小黑急忙拉住我。“我要去找小白。”我小声地说,被赶来的伏见听见,他大吼道“别闹了!你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找他了,你心里最清楚,为什么还这么执迷不悟。”小黑一惊,生怕我受不了,快速走到伏见身前,揪住他的衣领,压着怒气,低声地说,“喂!别胡说!”“啧,是不是胡说你比我清楚,怎么说也是你的王。”

 

“不会的……”我还留着一丝的希望,希望有人告诉我,他会回来的,像是确定那一点希望一样,我抓着小黑的衣角,含着泪水和期望看着他,大声的喊着“不会的!他说过他会回来的!他说过的!他要我相信他,相信他会回来的!是不是!”小黑皱着眉低头不语,也不看我。我松开他的衣角,呆呆地后退了几步“不是的,小白会回来的,他答应过我的……”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,无力地跪倒在地,小黑紧张地蹲下身“公主!”,他心疼地看着我,温柔地将我搂入怀中“我带你回房,穿着睡衣会着凉的。”在一旁的伏见也无意识地动了一下步伐,眼里出现一瞬间的不舍和心疼,但是马上闭上眼睛,快速转身离开“啧!”。

 

“小黑……”窝在他温暖的怀里,我把头埋在他胸口,紧紧拽着他的衬衫,“小白不会来了吗?”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一丝僵硬,又用能融化掉寒冰一般温暖的大手将我的头更加靠近他的胸膛,紧了紧抱着我的手,用坚定的语气说“没事的……”一句没事却似乎包含了很多话,又像是说给他自己听,我猜不透他的意思。

 

“公主,是我。”伏见懒洋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“进来吧。”我回过神,调整了下呼吸。伏见推开门,站在门口用日常的冷眼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,我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自己的衣着,摸摸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,见我这样,他叹了口气,往我这边走了过来,握住我的手腕,凑过脸来,一脸无语,“好了,别弄了,我只是看到你还是心情不好的样子,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已。”

 

静静坐了一会儿,他还是闭口不语。“你……还是打算这么下去吗?”伏见突然淡淡地开口说道,语气中似乎有一丝埋怨。

 

“…………”我低头不语,更不敢看他,这样的反应却让伏见感到莫名的烦躁,只听见他砸了一下嘴“啧!”接着肩膀传来一阵痛感,我被伏见用力压在床上,“我可不是你消遣时间的玩具,更不是装饰品!你现在心里眼里都没有其他任何人了是吗?”明显感觉到他的怒气,他迅速俯身,重重地压上我的唇,舌头攻入我的口腔,粗暴地索要着,让我不能呼吸。

 

“唔!猿比古!不要!”好不容易让我透口气,接着又狠狠地在我脖子上乱吻一气,脖子上传来一阵阵刺痛,这样疯狂的他让我害怕得拼命想推开他,却丝毫动他不得,最后只能低声啜泣着“不要……”他突然停了下来,撑起身子静静地看着我“…………”他低头的角度恰好让眼镜反着光,看不到他此时的眼神,“真受不了你,每次都拿你没办法……我是中了你的魔咒了还是怎么了……别哭了,我不是故意想弄哭你的。”随着好听的低音在耳边响起,身体被他紧紧抱住,温暖又安心,“既然你这么想见他,我帮你整理数据,搜集材料,在那大门关闭之前,你还有希望再试试。”说完他似乎很痛苦得把我抱得更紧。“猿比古……”我惊讶地唤着他的名字,他却突然放开我,快速起身往门口走,头也没回地抬手摆了摆说“所以你就安心地等几天,好好休息,好好吃饭,走了。”

 

伏见才出去没多久,小黑推着餐车进来,好奇的问“伏见来这里做什么?”我还没开口,小黑看到我眼角闪烁的泪光,皱起好看的眉,握紧刀柄,以分分钟要爆发的势头转身想去追伏见“那个家伙!”“小黑!!!”我急忙叫住他,他停下脚步回头等我的下文。“不是这样的小黑,他说要帮我收集材料,帮我把小白找回来……”我走过去拉着他的衣角,抬起头,带着满满的歉意看着他。他心疼地用指腹轻轻得触碰刚才被伏见亲吻过的脖子,“嘶……”酥麻又刺痛感觉让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,小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我捂着脖子笑着说“没事。”他伸手抱紧我,“小黑?”“我知道了,等事情结束了我再找他算账!”小黑在我耳边轻声又认真的说道。

 

“……”我轻轻回抱着他,在他怀里蹭了蹭“小黑,你不生气吗?我觉得猿比古会生气很正常,是我不对。”“…………”小黑是个不会撒谎的人,他无言以对说明我说中了,我只能轻声地跟他道歉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小黑。”他把我搂的更紧了,像对待宝物一样珍惜,“没关系……”

 

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伏见,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生气,要不要去找他呢,正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,门被打开,听到伏见有气无力的声音“我进来了。”伏见拿着一叠资料,闭着眼睛,慢悠悠地走到我身边坐下,把文件递给我“呐,数据资料都在这里,接下来去按照这个去搜集材料就可以了。”

 

“哇……猿比古好厉害!按这个来,能搜集好多材料了!而且整理得这么简单易懂!”我翻看着资料,兴奋不已。“嗯,那是自然,要不然你看不懂又要我解释,麻烦!接下来就是你的工作了。”他伸了个大懒腰,扭动了几下脖子,看上去很累,他发现我盯着他看,“嗯?怎么了,还有什么不妥的吗?给我看看。”说着就伸手过来拿资料,我把资料拿开,然后自己凑到他眼前,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放大的脸吓到,他愣了神,“///怎……怎么了?”“你该不会是不眠不休帮我弄这个吧?”我直勾勾地看着他深深的黑眼圈,有些心疼。

 

他闭上眼睛,挠了挠头,无奈的说“不早点弄好,大门关闭了怎么办!你不是想见他吗?熬夜什么的不算什么,你好不好才是重要的。”后面的声音很轻,轻到几乎听不见,却像大石头一样重重地压在我的心里,此时的我居然只能说出“对不起”三个字。伏见轻叹了一口气,起身用无所谓的口吻说“说了不算事了,那我就回房睡觉了。”他耷拉着眼皮看着我。

 

伏见迈开脚步,我伸手拉住他的手,“嗯?还有事吗,公主殿下!”他总是喜欢用不耐烦的语调。“在这里睡吧……///”我别开脸,柔顺的发丝从耳边滑落,对面安静了一会儿,随后传来一声轻笑,他慢慢靠近我,将我的碎发捋到耳后,顺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脖子,用妖娆的声线蜻蜓点水般轻笑着说“吻痕还留着……”我想现在的我脸一定很红,自己感觉到脸颊的温度在不断上升,我低下头不敢看他,跟他握着的手也在升温……

 

他突然躺在床上,疲惫地用手揉着太阳穴,“啊……真的累了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在这里睡了。”“嗯。”他能这样想我很高兴,起码让我觉得他没有在抗拒。“公主……不给我个晚安的吻?或者说……算是谢礼?”他勾起嘴角苦笑着,那个笑让我的心揪一起,我上床,爬到他身边,眼里满是歉意和感激,“猿比古,谢谢……晚安。”他似乎觉得满意,用手搭在我的头上,揉了揉,“不客气,我的公主殿下,晚安……”

 

很快伏见就睡着了,看来是真的累坏了,我拿着资料,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。“小黑!!”找到小黑后就开始搜集开法阵所需的材料,根据伏见整理的资料,很快就搜集了很多材料。

 

大门存在的时间已经接近极限,在小黑和伏见的陪同下,我将材料放好,用心祷告,开启法阵。可是接连4个法阵都破碎,我看了看剩下的材料,突然感到害怕,如果全部用完,小白都没有回来……我该怎么办。

 

就在我踌蹴不前,紧紧握住双手不知所措的时候,小黑和伏见轻轻将手搭了上来,伏见鼓励我说“如果你不试,就没机会了,试过了才能让自己不后悔!”小黑温柔地笑着说“相信小白,他也是想见你的,别怕,我们都陪着你。”

 

听到他们的话,我闭了闭眼,只听见心脏在嘭嘭嘭地狂跳,心里祈祷着“小白,快回来!”

 

第五张法阵出现,突然一阵耀眼的七彩之光出现,看到法阵中间的那个人影,我的心脏都快停止了,“小白……是你吗?”

 

光芒退尽,那把红色的伞,小白温柔的笑容,都清晰地映在我的眼睛里。“……小白……”我轻唤着他的名字。“呀~久等了。”他眯起眼睛笑着,向我张开怀抱,我飞扑过去,带着喜悦的泪水迎接他的归来“小白!!欢迎回来!”“嗯。我回来了,让你久等了,公主殿下。”他温柔地回抱我,任我在他怀里撒娇。

 

小黑:“小白。欢迎回来。”

小白:“呀,小黑~我回来了。”(笑脸)

伏见:“……”见小白回来,伏见默默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小白……我好想你。”两人坐在床上,我还是不敢相信小白已经回来,生怕这只是个梦,生怕这只是个恶作剧,所以我还是紧紧的搂着他,紧紧地贴着他,不肯离开。小白苦笑着说,“嗯,我也好想你,只是一直迷路,到处都找不到到你你身边的路……还好你没放弃。”说着他撩起我的刘海,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,那个触感,那个温度,那份温柔,是我的小白。

 

我:“我都想好了,如果你不回来,我就抛弃一切!什么都不要了!”

小白:“额!那怎么行啊!”

我:“可是……我只要你。”

小白:“真是让人头疼的公主殿下啊,这样我会有压力啊,搞得我多罪恶深重啊。”他抱怨道,眼里却满是温柔,他的手一次一次,轻轻抚着我的秀发。

我:“嗯,本来你就罪恶深重!”我也抱怨道。

小白:“额!是你把我变成这么罪恶深重的人吧!”

我:“嗯!所以你是我的!是我的小白。”

小白:“嗯……是,我是你的小白。”

 

我抬头深情的看着他,他的目光火热,接着是一个更加火热的吻,那个吻在唇上,脸颊,脖子,一路向下,他的手探入我的睡衣上下摸索着,他触碰的每个地方都酥麻难忍,又像火烧一样滚烫,桃色的夜晚,我们都释放着自己的欲望和思念……


(最后几天的努力还能再抽个十连,幸运的是小白终究回来了,要不然打算一篇虐到底!)

BG赖床梗之芥川龙之介

下意识地摸摸身边的位置,还有点余温,可是人已经不再了,我揉着睡眼坐起身,轻唤着他的名字“芥川?”“你再睡会儿吧。”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和声音,我朝声源望去,他正在穿马甲整理着领口淡淡的说,我掀开被子下床,走向他,他生气地大喊道“喂!把衣服披上,你以为现在是几月?大冬天的穿着睡衣不怕冻着吗?!”这边说着,这边就快步走过来把我横抱起来,轻放在床上。他把被子给我盖上后就想走,我笑着扣住他的脖子,坐起身。“///喂,放手,敝人要准备出门了。”看他害羞的样子,我更忍不住要调戏一下了,稍稍用力让我们的距离更近些,他红着脸不敢乱动,“呼~”我凑到他耳边轻吹了一口气,他急忙挣扎着要起来,“///别调戏敝人!”“别乱动!我只是想帮你把领口弄弄好,不用这么紧张吧。”我假装生气的说。他弯下腰,乖乖地用手撑着床,让我把领口弄整齐,许是距离太近,他害羞地别过脸去,不说话了。“弄好了”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脖子,他轻轻抓住我正在摆弄他领口的手,带着心疼的语气轻声地说“天气冷了,快躺进去。”“嗯,好。”我乖乖地躺进被窝,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,我拉住他的手,调皮地用手指指自己的脸颊,向他索要早安吻,他尴尬地低下头,轻轻啄了一下我的脸颊,然后又用手背捂住嘴巴,红着脸说“这样可以了吧/////”“嗯!出门注意安全。”我用微笑送他出门……


BG赖床梗之中岛敦

“呐~~差不多可以起床了吧?”敦站在我床边不知所措,“已经很晚了,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。”“唔……再躺一会儿。”我又往被子里缩了缩。“啊,你看,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肉包子!所以,求你快起来吧。”敦央求着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又用让我听不见的声音“原来这么贵QWQ”。

“肉包?”我探出头问。

“嗯嗯,上次你说喜欢吃的,早上我一大早特意去买的。”他好像看到希望一样笑开了花。

“嗯~~~”我扯着被子纠结着要不要起来吃热乎乎的肉包,敦在一边微笑着,煽火点火,“快起来吃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“唔…好吧…看在肉包的面子上,衣服!”“啊!好好,马上来。”见我准备起床,把他开心坏了,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后,敦已经把热乎的肉包子盛放在盘子里,还有一杯热牛奶,他则笑着绅士地帮我拉出椅子让我坐下“小姐,请坐~~”“噗~”我噗嗤地笑出了声,他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“嘿嘿嘿,是不是不像。”“不是啊,只是觉得好玩。”我坐下,看着还冒着热气的包子,“这个包子很贵的。”他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心痛的表情,马上又真心实意地笑着说“你喜欢吃就好。”我掩饰不住心中的甜蜜,甜甜的笑着拿起肉包子咬了下去,他在一边安静的看着我吃,我顺手拿了一个肉包给他,他笑着拒绝“我吃过了。”我将信将疑地喝了口牛奶,把剩下的一个肉包子掰了一半给他,“我吃不下去。”他纠结地笑了笑,伸出手接过肉包“谢谢。”他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低微的位置来跟人相处,让我心疼不已,但是他的心却纯的像白纸一样,对人对事都是那么地真诚,诚恳,就是他这么纯净的心吸引了我。

喝完早饭,我牵起他的手往外走,看着他脸红地像苹果一样,害羞地说着“不用牵着手吧。”却不敢甩开我手,我使坏地凑到他眼前“女朋友牵着男朋友的手怎么了?我还亲呢!”说着就在他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“mau~~////”亲完后我的脸顿时发烫,我急忙转过头去,“快走吧,离约定的时间不多了。”他愣愣地摸了摸被我亲过的脸颊,半天才像烧开的水壶一样炸开了锅……


BG赖床梗之太宰治2

“早上好,再不起来可要迟到了哦。”太宰侧躺在我身边,单手撑着脑袋,用他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脸颊,我钻到他怀里,蹭着他的胸膛“唔……再睡会儿。”“哦呀哦呀,一大早就这么大胆。”他带着笑意把我搂在怀里,温暖的大手捋着我的长发,我撒娇似的抱紧他。“お嬢さん,你是不打算让我起来了吗?”他为难地笑着说。“呵呵呵呵,你起来就是了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我舒服地窝在他怀里,调皮地笑了笑说。“你明知道我不会甩开你的,只是再不去侦探社,怕国木田君要啰嗦一整天,说计划被我们打乱呢。”虽然这样说,但他也没有起来的意思,下巴蹭着我的头顶。“啊……”一听到他的话,想象了一下国木田桑一整天的说教就开始头皮发麻,“唔……还是起来吧。”“诶?!早知道不说了,还想再这样呆一会儿,抱着你真舒服。”太宰总是喜欢捉弄人,他总能准确地找到别人的弱点,似乎很享受看别人的因为他的话而产生的情绪和表情变化。于是我也不认输地抬头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嗯,可以!国木田桑办事能力很强,我迟点去也不会太影响计划,大不了就是被念几句,毕竟他对女性还是比较开明的,再来,我把责任推到你头上,指不定说教都免了呢。”“啊……哈哈哈,还是起来吧,国木田君说教起来真是……”他一脸黑线干笑道,却还是没有放开我。我翻个身把他压在身下,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“太宰桑……啾~好了,起来吧!哇!”本想亲完就走,却被拉了回来,失去平衡只好压在他身上,后脑被紧紧扣住,腰也被他的手臂有力地搂住,接着就是缠绵湿吻。没多久,他似乎不满足于“唇舌之战”,他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探入睡衣里面,腰被舒服地抚摸着,“唔……”我留着一点理智推开他,“太,太宰桑……”“呵呵呵,是你不好,调戏我。”说着他又想凑过来,我急忙捂住他的嘴,“晚上!晚上再……///”说完我的脸就像火烧一样烫!“唔……好吧,看在你现在这么可爱的表情,还有这么大胆的邀请,就先放过你,晚上再说。”他无奈地说着,随后又邪魅地笑起来,把我的魂都勾走了……

BG赖床梗之太宰治1

太宰
“早上好,我美丽的小姐。”我微微睁眼,看到太宰正用缠着绷带的手托着脑袋杵在我的床边,近距离地看着我。“哇!!太……太宰桑!?”我惊慌地扯过被子靠在墙边远离那张被放大,好看到让我心脏病发的脸。“呀呐~这样反应让我的心好痛啊!”他捂住胸口假装很痛苦的样子,转而又马上变回没心没肺的样子,双手插到风衣口袋里,嬉笑着随意地把那双大长腿一叠,背对着我坐到床边“睡颜虽然很可爱,果然表情丰富的你更可爱!”他抬手低头看了看表,眯起眼睛回过头,坏笑着说“哼~再不准备起来的话,就要迟到了哦!”“诶?”被他吓得我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,听到迟到两个字,我下意思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,还差15分钟就8点了,“啊!!!”想起昨天乱步桑给我一个重要的任务,就是今天早上8点要去抢面包房推行的限量面包,而且被他用危险的眼神告知如果抢不到的话会有严重的后果!“啊!!太宰桑!你既然早就过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!!”我从衣柜里扯了衣服,一边抱怨一边走到卫生间换衣服。“呀~~你的睡颜实在是太可爱了,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。”他摸着下巴美美地回忆我的睡颜。“话说!我明明锁了房门,你怎么进来的?”我在卫生间里大喊,他单手叉腰,另一只手举着食指摇着,自信地笑着说“哼哼~~这种门锁对我来说就是形同虚设!”我一生气把睡衣直接丢到他身上“备用钥匙给你!以后不要用这样的方法进来!”“哦?!这算是大胆的告白吗?”他接住我的睡衣,兴奋的说。“我只是怕万一锁被你弄坏了不好!”我照着镜子把头发利索地捋起,扎牢,左右看了看走出卫生间没有搭理他。“啊啦啦~生气啦?”他还是一脸不正经的笑着,我气急败坏地坐在玄关上穿鞋子“没时间生气,乱步桑的面包!”“嘛嘛嘛~~”他从身后过来,弯下腰,修长的食指上挂着车钥匙,“别急,还有十分钟呢,开车过去来得及。”“现在过去估计都大排长队了!”我瞪着眼睛鼓着腮帮子看着他,他却自信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预约劵,“哼哼~~知道你会赖床,昨天晚上特意去店里问店里的姐姐要的。”“哦~~~?!!”我把声音拉长,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他尴尬地冷汗直冒,转而讨好地笑着把我往外推“撒撒~~走吧,这个劵也是要准时去才能拿的,要是去晚了就没了。”我转身拽着他的衣领,让他低头,我踮起脚尖凑上前堵住他这张喋喋不休,整天胡言乱语,又到处夸人,到处拈花惹草的嘴,“这种事情不许跟别的女孩子做/////!”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迅速离开。“太宰桑~~快点!”我红着脸跑到车子边,之间他慢悠悠地关好房门,温柔地笑着朝我走来……

BG赖床梗之江户川乱步

乱步
“乱步桑,起床啦!”早上我用他之前给我的备用钥匙进去叫他起床,他听到我的声音,转个方向,背对着我继续睡。“唔……乱步桑!要起来去侦探社了。”我软声劝说,坐在床边轻轻摇了摇他,他却把自己藏到了被窝里,闹别扭似的,懒洋洋地说“不去!反正也没事件,过去也是无聊。”“可是……”虽然他平时也是这样,没大事就是想去就去,不想去就不去,谁让他的座右铭是[我若安好,一切都好],我苦笑着无奈地叹了口气,我耸了耸肩,假装失望地说“那我前几天发现的一家好吃的早餐店,还有一家新开的甜品店,听说那里的甜甜圈特别好吃呢,看来今天是去不成了。”“真的吗?甜品店??在哪里?”他刷地一下坐起身,兴奋地把脸凑过来。“////嗯……就是商业街边上。”他超级贴近的脸让我心跳突然加速,身体僵住,仿佛轻轻一动就会亲上去。乱步心里却只装着吃的,他快速地起床,“甜品!甜甜圈~哼哼哼~”哼着轻快的曲调拿起衣服走进卫生间换衣服,还愣在一边的我觉得自己的地位是甜品以下啊……苦笑

BG梗赖床之中原中也

中也
“中也桑!起来啦!”中也死死的搂着我,我要是稍微想挣脱开,他就上下其手胡乱摸,我只好乖乖让他搂在怀里,昨晚的激情过后两人都还没穿衣服,皮肤的亲密接触让我脸红,“呐!我说中也桑!”我不放弃地叫他起床。“是中也!”他软绵绵地反驳,带点怒气让我不能拒绝,“中也……起来了,要迟到了!”他把搂着我的手收紧了些,又把头埋进我的秀发蹭了蹭,用性感又慵懒的声音长长地“嗯……”了一声,“再等一会儿……”真不知道他是真的睡还是装睡,手上的力气我根本挣脱不开,我在他怀里勉强地转个身面对他,“中也~起床啦,啾~”在他的眼角献上一个早安吻,“早安。”他半睁着一只眼看着我,然后略微埋头,刘海遮住他的眼睛,却露出魅笑的嘴,感觉情况不对,想逃的时候已经被压在身下,我急忙提醒道“///中……中也……早上,现在是早上!”“……”刘海挡着眼睛看不清表情,他慢慢俯下身,我紧张地看着他咽了咽口水,他的唇错过我的脸颊,在我耳廓上轻咬了一口,用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私语“呵~不要这么怕,你现在倒是很懂得怎么让我好心情地起床了,所以我决定,晚上再吃你!”说着就利索地起身,穿戴整齐,洗漱干净出门了。

17年的第一天,宝宝好方为何我的头像是方的,我能撤回原来的头像吗(ಥ_ಥ)
最近陷入文豪不能自拔